?
 首頁
用戶登陸:  密碼:   快速注冊  
分站: 中國西部煤炭網  華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華中站 | 東北站 | 校友錄 | 回音壁
 首  頁  煤炭新聞  政策法規  新聞寫作  技術論文  項目合作  文秘天地  礦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價行情  煤炭供求  物資調劑  礦山機電  煤礦人才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6/14 11:25:59    天下事

聯合國又沒錢了。

作為全球最大的主權國家對話平臺,聯合國賬面上的資金到今年8月或將耗盡。

“資金短缺導致無法應對正常開支,這對于聯合國的聲譽以及業務開展都是災難性的。”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上周在分管預算事務的第五委員會會議上指出,各國拖欠經費是當前聯合國財政困境的重要原因。

古特雷斯還說,他曾經問過是否可以出售秘書長官邸救急。這大概是句無奈的玩笑話了,因為根據聯合國與總部所在地美國簽署的協議,秘書長無權“賣房”。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見過拖欠會費的,沒見過這么拖欠會費的!”


截止至上周四,聯合國193個成員國中,只有104個國家全部繳納了2019年度的正常預算經費攤款。其中只有34個國家按時繳費,與此同時還有89個國家拖欠會費。

2019年都要過去一半了,聯合國還有近一半的國家沒收上錢來。

而美國正是導致聯合國資金鏈斷裂的罪魁禍首。

古特雷斯表示,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達國家和第一大經濟體,今年已經是連續第6年拖欠聯合國會費。年初數據統計,各國拖欠會費總額5.29億美元,其中美國拖欠3.81億美元;各國拖欠維和經費20億美元,其中美國占7.76億美元。

換言之,美國的欠款占據了聯合國預算缺口的近46%。盡管美國隨后補繳了部分經費,但美國的欠款仍占據聯合國全部欠繳費用的三分之一。

對此,美國毫無愧意。事實上,特朗普上臺以來,從不諱言“美國分攤了太多的聯合國經費”,甚至抨擊聯合國不過是“閑聊打發時間的俱樂部”。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筆者對于特朗普的想法實在是無力吐槽了

聯合國的價值遠遠超出特朗普所言


聯合國的誕生,承載著一代人對于半個世紀內兩場世界大戰的反思。作為全球唯一,且持續運轉超過半個世紀的世界性集體安全平臺,聯合國是人類打破國家間“黑暗叢林法則”的重要探索與成果,努力為國與國之間無秩序的荒野點亮了希望的路燈。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國際關系角度而言,聯合國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實踐,沒有之一


盡管在其誕生后,聯合國長期因美蘇冷戰對峙而無所作為,但在“柏林危機”和“古巴導彈危機”等時刻,聯合國仍為各方對話溝通,提供了關鍵的渠道和平臺。

在聯合國的框架內,美蘇兩國還成功達成了《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為后續的《核不擴散條約》以及《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奠定了基石,正如美國前總統肯尼迪在聯大向蘇聯呼吁:

“我想對蘇聯領導人和他們的人民說,如果我們兩個國家都不能實現完全的和平,那我們需要一種比氫彈、比彈道導彈或者核潛艇都更好的武器,這種武器就是和平合作。”

毫不夸張地說,如果不是聯合國,也許人類早已毀于那個充斥著核危機的恐怖年代,特朗普甚至不會有機會貶低聯合國。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左:赫魯曉夫;右;肯尼迪


促進國與國之間,乃至全人類間的和平合作,是聯合國與生俱來的使命,但它畢竟不是“聯合政府”。聯合國維系自身的運轉,只能依靠各會員國自覺繳納經費。

《聯合國憲章》第十七條規定,“本組織之經費應由會員國依照大會分配限額擔負之”,具體主要由三個來源構成:正常預算經費、維和行動經費,以及會員國自愿捐助。廣義上,這三項被統稱為“聯合國會費”;而狹義上,聯合國會費僅指“正常預算經費”。

相較于聯合國的使命而言,其預算可以說一點都不多,甚至有些拮據。2019年,聯合國正常預算和維和經費加起來,也不過97億美元,不到2018年全球GDP總量的千分之一,更不足同時期全球軍費支出的百分之一。

曾經的美國十分認可聯合國的價值,大把地撒幣,從不拖欠會費。1953年,美國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康納利稱,“聯合國當年全部的正常預算為4830萬美元,約為一艘驅逐艦的成本,考慮到聯合國所致力于的偉大目標,這是一個合理的數字”。

1946年聯合國首次分攤會費,美國承擔39.89%。隨后五年,美國的分攤比例都在38%以上。50年代起,隨著日本和歐洲逐漸走上經濟復興之路,以及大批亞非拉國家在獨立后加入聯合國,美國分攤的會費比例逐漸下降,但在1973年之前始終保持在31%以上。


美國跟聯合國有過“蜜月期”


另一方面,美國在聯合國創立之初所表現出的熱情,和聯合國早期的“親美性”也不無關系。51個創始成員國中,和美國有直接或間接同盟及地緣合作關系的國家近40個,美國由此可以輕松地獲得聯合國多數表決支持。

1947年,聯大通過決議,同意分治巴勒斯坦地區,建立以色列國;1950年,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授權美國領導同盟軍介入朝鮮戰爭。這一系列聯合國的決策或多或少都體現了美國的戰略意志,與美國的國家利益相符合。

然而隨著60年代“去殖民化”運動的開展,大量第三世界國家陸續加入聯合國。僅1960年一年,聯合國就迎來17個新成員國,其中16個來自非洲,導致美國在聯合國的影響力迅速被稀釋。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喬的笑”,1971年中國恢復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喬冠華代表中國出席聯大會議


1971年,盡管美國表示反對,但在第三世界國家的支持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了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地位。這一事件也被視為美國失去對聯合國控制的重要標志。4年后,蘇聯和第三世界國家甚至在美國的強烈反對下,通過決議宣布“猶太復國主義”為種族主義(該決議于1991年被廢止)。

再加上和蘇聯頻繁陷入“一票否決大戰”之中,美國在聯合國內的處境逐漸由此前的“游刃有余”轉為“步履蹣跚”,湊齊多數票也變得愈發艱難。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因此聲稱聯合國是“多數人的暴政”,開始要求減少經費分攤比例,甚至直接拖欠會費來表達對聯合國的不滿。

1986年,美國國會通過《卡薩巴姆修正案》,單方面以國內法的形式規定,美國支付聯合國及其特設機構的會費不得超過預算總額的20%。此舉不僅違反了聯合國集體協商會費分攤比例的規則,更打破了按照會員國實際經濟實力分攤經費的“支付能力”原則。

到1989年里根總統卸任時,美國的欠款已累積至3.08億美元,占聯合國正常預算欠款總額的78%。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羅納德·里根:大欠款時代的開啟者


聯合國從此迎來了美國的大欠款時代。


美國“實力演繹”欠錢精算師


拖欠聯合國會費對于美國而言,從來都是手段,而非目的。

《聯合國憲章》第十九條規定,凡拖欠聯合國財政款項的會員國,其拖欠數目如等于或超過前兩年所應繳納的數目時,即喪失在大會投票權。

但反過來,只要欠款總額不超過前兩年所應繳納的數目,或者欠款時間不超過2年,欠了也就欠了。

事實上,美國非常精準地拿捏著這一點,基本上就是拖得差不多了,交一下;好,可以過一段時間再交,那就再拖一下。

但由于美國分攤的預算比例較大,這種“滾動式欠款”可以讓聯合國長期處于失血狀態,無異于讓美國始終扼住聯合國的咽喉,迫使后者屈服于美國的訴求。

拖欠會費也由此成為了里根之后的歷任美國總統制約聯合國的重要手段。克林頓執政時期,美國單方面要求降低經費分擔比例,與聯合國產生爭執;同期美國的欠款也達到歷史巔峰,一度超過16億美元,占聯合國欠款總額三分之二以上,聯合國財政幾度接近崩潰。2000年,聯合國不得已將美國的分攤比例降至目前的22%,以尋求美國在繳納經費上作出讓步。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克林頓欠起聯合國錢來,也是登峰造極了


美國還通過拖欠會費,要挾聯合國進行符合美國利益的改革。1999年,美國通過所謂“聯合國改革法”,要求聯合國任何的改革都應包含“減輕美國對聯合國承擔的財政義務”,否則美國將不予支持。

博爾頓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期間,甚至要求將會費分攤比例與投票比重掛鉤。此舉無異于讓聯合國放棄“各國權利平等”的創立初衷,轉向“力量決定位次”的國際秩序,但所幸遭到了聯合國方面的堅決抵制。

而在今年的“香格里拉國際安全對話會”上,美國代理防長沙納漢卻指責別的國家謀求建立“力量決定位次”的國際秩序,顯然是忘了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同僚曾經在聯合國大會里,放過怎樣的厥詞。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沙納漢:“還要給博爾頓‘擦屁股’,真倒霉!”


諷刺的是,第一次海灣戰爭期間,老布什政府得到了聯合國的支持,美國也借此鞏固了后冷戰時代的國際秩序領導者的地位。戰爭結束次年,美國繳清了所有欠款。2001年“反恐戰爭”時期,為了得到聯合國的支持,美國眾參兩院也形成了“立即補繳欠費”的跨黨派共識。

克里姆林宮此前評論稱,美國對聯合國的立場是:如果其符合美國的目的,可以繳納會費,否則就不撥款,“美國只是希望聯合國成為自己的工具”。

簡而言之,合則用,不合則棄。

中國從不拖欠會費


講了這么多,和中國有什么關系?

去年年末出臺的聯合國最新經費分攤比例決議規定,2019年至2022年,美國的正常性預算和維和預算分攤比例分別為22%和27.9%,但由于特朗普政府拒絕支付超過總額四分之一以上的預算經費,美國的維和預算分攤比例實際上不會高于25%。

而中國承擔的正常性預算比例,由此前的7.92%升至12%,維和預算也由10.24%升至15.22%。

此次調整后,中國成為繼美國后,兩項預算的第二大出資國。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這是什么概念?

2000年,中國的聯合國正常預算承擔比例為0.901%,維和預算為0.995%,19年間兩項比例分別增長了12.3倍和14.3倍。

但同期中國GDP僅增長了10.2倍。

須知,聯合國制定各國經費分攤比例,原則上除考慮其GDP占所有成員國GDP總量的比例外,還要計算人均GDP,根據該國的整體發展水平決定給予一定減免,或者提高承擔比例。這也就是所謂的“支付能力”原則,保障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財政能力存在巨大差異之下的實質公平。

中國目前的人均GDP只有美國的14.583%,但在聯合國兩項預算的分攤比例上卻均超過了美國的50%。最新的分攤比例決議不免讓人懷疑,中國被以不同的標準進行了區別性對待,例如削減了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理應享有的會費承擔減免。

此舉本質上是對“支付能力”原則的違背,是將美國的國際責任轉嫁給中國。中國前駐聯合國副代表王民大使2015年就曾指出,“反對任何在聯合國經常預算比額方面把中國同其他發展中國家區別對待的做法,不會接受超出中國支付能力的計算方法”。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中國前駐聯合國副代表王民大使


考慮到過去40年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中國在聯合國中所承擔的會費比例增長,是必然且合理的。如同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參贊傅道鵬所言,作為負責任的發展中大國,中國將繼續積極履行財政義務,用實際行動支持聯合國事業。

然而這不意味著中國應該接受帶有歧視性的不合理攤派比例,中國更不應該為美國帶有政治訴求的“滾動式欠款”買單。

我們可以理解,中國作為當今世界上,除美國外的唯一超過10萬億美元的經濟體,從不拖欠會費對于聯合國而言是多么的重要。上個月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斯特凡·杜加里克甚至在新聞發布會上,特地用中文,對中國按時足額繳納2019年會費表達感謝。

但聯合國更要認識到,中國從不拖欠的會費對聯合國做出的貢獻,不是為了讓聯合國繼續姑息美國欠款。遵守規則更不應該成為中國被美國,或者任何國家及組織,直接或間接變相要挾的理由。

欠錢的是大爺!美國實力演繹“逼死”聯合國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斯特凡·杜加里克


從《卡薩巴姆修正案》開始算起,聯合國已經在美國斷斷續續的“欠費”陰影下度過了33年。但就算再長的噩夢也會有結束的那一刻。

2015年,中國政府宣布成立為期10年、總額10億美元的“中國—聯合國和平與發展基金”。

現任的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2017年曾經表示,如果美國選擇放棄全球領袖的角色,會有其他國家取而代之。滿口“美國優先”的特朗普也許并不在意,但世界早已厭煩了美國的政治邏輯。

欠人家的,總要還的。


來源:深廣電直新聞,作者:張Sinan



來源: 深圳衛視      編 輯:也禾
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必須注明“來源:中國煤炭新聞網(www.sbxam.club)及其原創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站實名: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
地址: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3 郵編:400039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序號:渝ICP備17008517號
編輯部電話:(023)68178115、61560944
廣告部電話:(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編輯部:
業務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
酷犬酒店返水
91玩千炮捕鱼棋牌游戏 广东11选5 湖北30选5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北京 35选7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足彩双方进球什么意思 贵州11选5 重庆时时彩计划推荐软件 七星彩票app下载 四川金7乐走势图表 新彊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走试图 极速快乐10分开奖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拍拍老时时